本报记者 肖伟

今年春节以来,国内玉米、豆粕等饲料原料价格出现整体上涨,给养殖业带来较大压力。惠农网平台有养殖户向《证券日报》记者反馈,“目前基本处于亏损状态”、“禽苗孵化量比去年减少一半以上”。惠农网平台相关人士结合旗下大数据系统,向记者表示,“当前应控制养殖规模,积极调整饲料配方,静待5月末养殖产业亏损缓解,预计7月份前后养殖产业中的部分企业有望实现扭亏为盈。”

饲料大涨养殖户承压

惠农网相关人士向《证券日报》记者介绍,当前玉米成本占整个饲料成本60%左右,对饲料价格影响较大,其次为豆粕、鱼粉等。据惠农网旗下的农业大数据服务平台惠农大数据显示,干玉米批发价格从2022年1月份的1.1元/斤左右,涨至4月份的1.35元/斤左右,涨幅高达22.7%。2022年1至4月豆粕的价格则整体高于去年同期,且呈逐月加速上行的态势。2022年1至4月,豆粕的最低批发均价为1.35元/斤,最高达1.65元/斤。养殖户确有较大的饲料成本压力。

较畜类而言,禽类养殖周期较短,对饲料成本上涨更为敏感。某养鸡户刘老板颇为头疼地向记者表示,“豆粕是饲料蛋白的主要来源,去年每吨在3200元左右。今年春节后,价格一路飙升,最高涨到5500元/吨。目前,豆粕贵得要咬着牙买。”他养鸡已有20多年,但自今年春节后豆粕价格跳涨是他从未经历过的。

每年二、三月份原本是国内饲料消费淡季,然而,今年受新冠疫情、地缘冲突、南美干旱等因素影响,春节过后,豆粕、玉米等饲料原料出现“涨价热”。以饲料粮减量替代方案来缓解饲料原料供需偏紧状态,再度成为养殖户们关注的重点。

河北农业大学动物科技学院教授陈辉认为,“饲料配方的调整并不是简单的原料替换,而是新技术的升级迭代。棉粕、菜粕、玉米胚芽粕、米糠等很多农作物的副产物中富含大量蛋白,可用来替代豆粕,但其蛋白消化率水平较低。随着精准营养、高效酶制剂、发酵技术、熟化工艺等新技术、新添加剂、新工艺的研究和应用,正提高饲料原料的消化利用率,推动饲料配方结构趋向多元化。目前,已有饲料企业在抓紧相关产品的研究和开发工作,建议地方给予一定配套政策,加快速度共同帮扶养殖产业度过当下难关。”

控制规模静待市场修复

与饲料价格上涨不匹配的是,猪鸡等禽畜价格的持续下调,可谓“冰火两重天”。惠农大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三元猪、猪苗的价格均低于去年同期,且呈持续下调走势,其价格分别在9.9元/斤、21.4元/斤徘徊,较去年下跌52%、57%。活鸡和鸭苗方面,价格持续下行,低于去年同期。鸡苗价格则在2月小幅上涨后再下行,且下行幅度持续扩大。

上下游价格起起伏伏,养殖散户更加“喘不过气”。尽管规模企业由于体量较大,抗风险能力相对比较强,但也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减产。在惠农网开店4年的湖南禽苗商家王老板向记者表示,“养殖成本增加太多了,再加上受新冠疫情影响,有大货订单也难出,禽苗孵化量较去年减产了50%至60%”。

另一位来自广西的惠农网禽苗商家吴姐也不禁在朋友圈感慨,“今年的鸡苗行情犹如过山车,好不容易刚涨点价,马上就又跌了。”

养殖户在承受饲料涨价的同时,还承受成品下跌的压力,何时成品下跌风险可以得到改善?惠农网产地经纪人预计,“生猪、猪苗的市场行情均以涨为主,看涨比重分别为73.4%、76.5%;鸡苗整体稳偏弱,看跌和看稳的比重超过60%。后市存在一定修复空间。”

惠农网分析师李彬彬表示,“预计活鸡行情整体偏弱,而且随着气温的回升,接下来月份基本都是禽肉的消费淡季,加上饲料价格处于高位,养殖成本增加,对养殖补栏会有所限制。整体而言,当下需控制养殖规模,积极调整饲料配方比例,控制各项开支和综合成本,静待市场修复期的到来。结合历史数据,我们初步判断5月份之后养殖产业亏损有望得到缓解,7月份前后养殖产业中的部分企业有望实现扭亏为盈。”

(编辑 乔川川)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