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记者 许洁

4月24日晚间,快狗打车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快狗打车”)在港交所更新了招股书。值得注意的是,其中国香港及海外市场收入大幅增长,从2018年的1.2亿元增加到2021年的3.2亿元,增长了167%,总收入占比从26.5%增加到48%。

实际上,不仅仅是快狗打车,货拉拉今年也多次被传欲赴港上市,而已在美股上市的满帮集团、以及已在美股提交了招股书的福佑卡车都被指奔赴在赴港上市的道路上。

4月25日,《证券日报》记者采访了货拉拉、满帮集团以及福佑卡车,福佑卡车回应称:“目前上市方面暂没有公开动态”。货拉拉相关人士则表示:“公司并无具体上市计划和上市时间表。”

获得规模增长是核心

行业里,最先提出上市的是福佑卡车。2021年5月13日,福佑卡车正式递交招股说明书,计划在纳斯达克上市。15天后,竞品之一的满帮集团也提交了赴美上市招股书。最终,满帮集团于2021年6月22日抢先上市,IPO募资近16亿美元,夺得“数字货运第一股”的称号。2021年8月27日晚间,快狗打车向港交所提交了上市申请。

从募集资金用途来看,满帮集团募集资金的40%用于基础设施开发和技术创新投资,40%用于扩展服务产品,20%用于一般企业用途。而福佑卡车招股书显示,其计划50%募集金额用于拓展中小企业托运人业务,30%用于研发方面,剩余的则用于营运资金、运营费用等一般公司用途。

快狗打车的募集资金主要用于以轻资产模式扩展服务网络,继续扩大企业客户基础;加强技术能力以巩固竞争优势;扩大司机基础及提高司机的参与度,同时推进在可持续发展方面的努力;探索多元化的变现机会并扩展公司的生态系统;寻求战略合作关系、收购及投资以扩大公司的全球足迹。

从上述几家企业的募集资金用途来看,扩展服务产品、拓展企业客户都是必选项。

“行业目前还很分散,因此获取规模增长是核心,这些企业上市的目的也很明确,就是为了获取足够多的资金,有了弹药后才能去扩充市场份额。”海通证券分析师虞楠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

盈利困境何时解?

虽然顶着“数字货运第一股”的称号,但满帮集团上市后,股价涨少跌多,最高价曾触及19.27美元,但截至发稿,股价仅有5.08美元,距离上市当天22.5美元的开盘价,可以说是“踝斩”。公司2021财年,归属于母公司普通股股东净利润为-41.73亿元,同比下降16.22%。而快狗打车更新后的财务数据也显示,2021年其营收为6.61亿元,同比增长24.72%;净利润为-8.73亿元,亏损额扩大了32.67%。

“与网约车行业不同,快运行业所面临的问题和监管其实关系不大,资本市场不太认可满帮的原因主要是这个行业的市场容量不是很大,其并不是很好的标的。并且,这些企业主要是做TOB业务,变现没那么快。而平台们并没有真正在规模上形成新的货运势力。”虞楠对记者表示:“因为市场规模非常分散,即便是做到龙头企业也只是占据了2%-3%的市场份额。而在企业没有形成足够大的规模之前,亏损就很正常。”

艾瑞咨询数据显示,在同城货运领域当中,TOB的企业服务占据着90%以上的市场,而针对C端的搬家服务市场仅仅只有3%,剩下的市场则是针对快递城配领域的。快狗打车方面也对记者表示:“我们为企业客户提供计划及按需同城物流服务,企业客户范围涵盖中小企业到行业领军及跨国公司。此外,快狗打车已与中国内地主要社区团购提供商和社区电商公司建立了合作关系。”

此前有媒体报道称,满帮集团拟赴香港双重主要上市,预计募资约10亿美元。对于赴港上市事宜,截至发稿,记者没有收到满帮集团的回复。此外,今年3月份,福佑卡车创始人兼CEO单丹丹曾对媒体透露,今年市场环境依然有非常多的不确定性,福佑卡车将把业务基础打牢靠,大概明年再去港股谋划上市。

可以看到,相比2021年,2022年企业上市的步伐似乎不那么快了。尤其是当下,货车司机面临着运输受阻的问题,对平台也造成了一定影响。

上述货拉拉相关人士对记者表示:“目前,一线货车司机面临的困难主要是疫情期间在部分城市的出行受限问题。据平台部分司机师傅反馈,受疫情影响,在货运中发货和收货两地政策受限,订单量有所减少,但是用车成本并没有减少,尤其现在油价居高不下,司机师傅经济压力增加。”以长三角地区为例,今年4月货拉拉平台上的长三角地区活跃跨城大货车运力环比下降超过50%,订单响应率和完单率也相应降低。

为保障平台注册司机的收入水平,避免恶性竞争,快狗打车方面则对记者称:“快狗打车在每个城市或地区严格管理注册司机人数的增长,以平衡司机人数增长及市场需求。”

(编辑 孙倩)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