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整形医生,可以用不同方式方法与求美者沟通,可以做出不同效果不同风格的手术,但对求美者应该永远是接纳和善意的。就像太阳不是每天都能看见,即使阴雨连绵、大雪纷飞,却依然给人体提供着生存所必要的温度。

对于中国来说,1977年是一个特殊的年份,那年,文革结束,高考恢复,几十年波澜壮阔的改革开放新篇章在悄然翻开。对于整形医生薛轶群来说,1977年也是特殊的一年,和中国第一代“网红”芙蓉姐姐一样,那年,他刚刚出生。

2020年又是一个特殊的年份,新冠疫情席卷全球,全人类身临其中,深受影响,却又无法判断这个活久见的事件,对人类对世界对未来究竟意味着什么。薛轶群却做了一个决定,离开了一个有着优渥待遇的医美连锁集团整形院长岗位,选择创办了俏中关医美门诊。

图片1.png

理性,内敛,好静,沉稳,少言,是薛轶群给人的第一印象。他在两家国内知名医疗美容医院工作了17年,除此再无其他工作经历。和第一代整形医生自主创业不同,薛轶群看起来不像会创业的医生。不过一个人的名字总是某种程度上隐喻了他的人生,轶群的含义是超越人群,卓尔不群。按自己的意愿和医疗规范进行整形手术,这大概是想有所建树的整形医生都想做的一件事。

创业,只是为了和求美者充分沟通提供一个物理环境

医疗美容是一个特殊的行业,关乎医疗,关乎审美,关乎消费,很难用单一标准来评价。不用说医疗本身是一件有风险的事,失败本身是难免有一定发生概率的,就算一个整形医生用医疗标准来说很成功的手术,也有可能招致求美者的不满,和病种治疗截然不同,这是整形医生群体不得不面对的尴尬处境。

在市场环境的裹挟下,在一个民营医院工作的整形医生,很难在一个理想的状态下,和求美者进行充分的沟通和心理建设从而完成一个成功的整形手术。面对不满意甚至手术失败的求美者,医生也需要强大的心理建设。很多医生就因为无法面对,选择改做其他手术甚至换行的也不在少数。薛轶群的态度不是自我心理建设和自我宽慰,而是理性分析所有失败或者不满意的原因,尽力避免让这件事发生。但是在民营医院工作,这种事情还是无法真正避免。薛轶群总是记得无数次从手术室匆匆出来站在手术室门口和求美者简单沟通几分钟就定下来手术方案,而他这些年求美者不满意的例子也多半是这类术前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没有经过充分了解和沟通所带来的结果。这对一个内心有追求和标准的整形医生来说,显然是一件很无奈、遗憾和必须解决的事。

图片2.png

面对过无数顾客、经历过无数临床、看到过无数术后案例效果的薛轶群深知:一个成功的整形手术可能只需要一个小时,但一个成功的术前沟通可能需要无数次无数个小时。成功的手术,离不开成功的术前沟通,而成功的术前沟通,必须在一个整形医生为主导的环境里才更好实现。创办一家属于自己的医疗美容门诊,就是薛轶群在理性思考很长时间后做出的自然选择,即使是新冠疫情在前,即使是不完全匹配自己的性格,也没有任何犹豫。

审美是从90分到100分之间的距离

钻研眼鼻整形,是薛轶群从做整形医生一开始就有意无意形成的自觉选择。眼鼻整形,和脂肪、抗衰、隆胸等整形手术不同,是一个有高度审美标准的手术类别,对容貌影响极大、位置特殊、容错率低,任何一点瑕疵都会被反复放大,是最常见、技术门槛看起来很低但求美者满意度也恰恰最低的整形手术。但这也恰恰是薛轶群最看中的地方,有挑战的地方恰恰也能体现一个整形医生的价值和尊严。而事实上,通过近20年的临床,薛轶群已经是在眼鼻整形领域可以靠作品说话的优秀整形外科医生。

图片3.png

一个正规的整形外科医生,是知道一个手术该如何进行规范化操作的,不同医生之间在这个层面几乎是无差异的,这是可以复制及标准化的,也就是一个手术,做到符合医疗的合格标准是相对容易的,但合格不等于优秀,也不等于求美者满意。术后效果的迥然不同完全在于术式每一个动作的手法、速度、深浅、轻重等每一个细节分寸处,是否得到了精准和流畅的执行,这需要大量临床经验,但即使有大量经验,很多医生只能做到良好,只有少数能做到优秀,但这依然不等于求美者满意。

如果说一个经过正规训练的整外医生的分数是60分,有大量经验做到良好的是80分,做到优秀的是90分,那到100分之间的距离无疑就是审美了。薛轶群对此有不同的认知。

不赚信息不对称的钱,不追求效率和经济,是一个整形医生具有审美的前提

眼鼻整形手术需要高审美,这是求美者和整形医生等所有人都认可的。那么,什么是高审美呢?是完全遵循整形科学的理性审美吗?还是以求美者的主观审美为基础?还是听从整形医生自己的审美标准?

薛轶群的观点耳目一新。他认为整形医生不应该突显自己的审美。因为整形科学的理性审美是客观存在、可以量化和总结的,而每个求美者毫无疑问都有自己的主观审美。整形医生需要做到的,是明确求美者主观审美和整形客观审美的边界,以及如何有机融合到一起。本质上,整形医生的审美,是一个沟通两者的艺术,而不是突显一个整形医生的个体审美本身。

有的求美者拿着明星范本来找医生做手术

有的求美者希望把鼻子做的很窄或者把眼睛做得很大,但明显和脸型轮廓不协调

有的性格明明很文静温婉的求美者却选择要做几年之后自己注定会后悔的很夸张的眼鼻整形效果

有的求美者非要让医生做市场包装出来的某些其实不适合她的技术

……

这样的例子有很多

薛轶群认为不应该简单的拒绝或否定,一个整形医生只有放弃以往经验所带来的成见,才能发现每个求美者身上值得被肯定的主见。

经过近20年的实践,薛轶群认为,只要整形医生愿意首先把求美者看出一个真实的人,而不是手术对象或者是消费者,只要愿意花足够多的时间和耐心去了解背后的所以然,求美者很多看起来不可理解、看起来非常坚持的想法其实是可以改变的。

不管求美者做再多的了解,作为一个消费者,求美者本身缺少的依然是常识的普及、不同角度的观点、可行性的方向和结果的模拟展示,也就是足够丰富和深度的信息量。从经济学的角度,只要通过沟通做到足够的信息对称,即使是差异再大的两个人,所作出的决定却是高度一致的。薛轶群认为,大部分的所谓医生和求美者观点之争或者客诉,其实大多数是信息不对称导致的,这就要求整形医生有责任和义务对顾客做到信息对称,给求美者提供全面、客观、理性的信息,而不以利益立场和偏见去有意引导方向、回避或缩小问题、放大或夸张预期,然后,整形医生可以放心的把最终决定权交给求美者,无需突显自己的审美,因为这个过程本身就是最好的审美。

当然,这没有效率,也并不“经济”。

不赚信息不对称的钱,不追求效率和经济,尊重求美者的最终决定权。薛轶群认为这是一个整形医生审美的前提。“征服”一个“无知弱小”的求美者,不应该凸显自己的力量,而恰恰应该是发自内心的接纳和善意。

博观而约取,厚积而薄发

一个成功的整形手术,需要整形医生和求美者的沟通,和在手术台上的妥当操作,就像一个人的心灵和大脑,缺一不可。

手术需要科班训练和大量经验,沟通需要接纳和善意,更需要一个整形医生不仅限在专业领域的丰富知识积累。

汝果欲学诗,功夫在诗外。在工作之外,薛轶群更多喜欢做些无用之用的事情,没有明确的目的,只是参与其中,体验不同,感受世界和人生的丰富和复杂。在家庭中,他扮演的是最没有地位的那个人,却又自得其乐。

在薛轶群看来,求美者的沟通中可能有10个不同角度的50个知识点,而一个整形医生,应该是无数角度的无数知识点,就像一个百科全书,只不过每个求美者需要的是不一样的东西而已,但前提是这个医生得是百科全书,得有足够的阅历和感悟,这才是达到整形手术高审美和高满意度的核心,一个医生,不仅应有优秀的技术,而应该是一个丰富和通透的个体。

一个沉静内敛的人,却需要每天和无数求美者沟通。一个追求内心丰满的人,却选择了做容貌这种“表面文章”。看起来矛盾,却又有一种说不出的和谐。不管是整形医生工作,还是所专注的眼鼻整形手术,他的家庭,或者他的生活,薛轶群永远给人一种舒服的分寸感。如同他的名字,轶群,卓尔不群,但卓尔不群并不是孤芳自赏或者顾盼自雄,一个追求卓尔不群的人恰恰是应该能让所有人都觉得内心平和甚至愉悦的人。

薛轶群私底下很喜欢一个关于整形医生的表达。一个整形医生,可以用不同方式方法与求美者沟通,可以做出不同效果不同风格的手术,但对求美者应该永远是接纳和善意的。就像太阳不是每天都能看见,即使阴雨连绵、大雪纷飞,却依然给人体提供着生存所必要的温度。

2020年的北京正在经历一场“寒冬”,一个叫薛轶群的整形医生创办俏中关这种不为人知的小事,让这场寒冬似乎多了一点“微微光亮”。别的地方也还有很多很多我们看得见看不见的微微光亮,它们让我们相信,春天总是会来的。

免责声明:市场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此文仅供参考,不作买卖依据。

推荐内容